淺嚐麻豆,深視TV
麻豆TV,共睹情慾
麻豆屋,modelwu.com

谷歌招邪?員工舉報! Google遭性怪癖的世界末日邪教滲透?主管隻手遮天!

6月23日,多家英語媒體聚焦谷歌的一樁訴訟。該訴訟來自於被開除的谷歌資深員工,在他寫信檢舉谷歌技術開發室被邪教信徒壟斷、裙帶關係、AI宗教滲透後,由於舉證幾乎都是真的,旋即被公司高層開除…

 

34歲的凱文·勞埃德深愛谷歌公司,從2017年起始終他就在谷歌開發者工作室,2021年秋天他向公司檢舉了同事,因為這些人不但拖家帶口加入,而且都屬於加州一個明顯的邪教組織,旋即他成了沒有工作的人。2022年6月他再次寫了關於擔憂公司運作的文,但公司高層對此不以為然,谷歌公司高層解釋説他們招人不看宗教背景。但現實上這個部門的頭頭就是邪教徒,他在面試的時分幾乎全部招“熟人”
2022年6月,一位內部告密者將谷歌的“家務事”變成了眾多媒體聚焦的訴訟,他寫信檢舉了谷歌內部技術開發部門被一個性怪癖的世界末日“邪教”接管了。而谷歌的這個部門裏,做領導的人被控對年輕男性進行性虐待。

 

34歲的凱文·勞埃德(Kevin Lloyd)在訴狀中稱,他去年被谷歌技術部的視頻開發組解僱,因為他開始質疑這個邪教的影響。
8月,勞埃德向加州高等法院提起歧視案訴訟,指控他因爆出某個邪教聯誼會盤踞在谷歌的技術研發部門,而被高層解僱。FOF修會(Fellowship of Friends)是個總部位於加州小鎮Oregon House的組織,其宗教成員佔谷歌這個開發部門員工的很大比例。
起訴書宣稱,原告對Oregon House和FOF修會的初步研究,引用了多年以前的司法判例,當時的地辦法官將FOF修會描述為一個破壞性的邪教組織,因為,東窗事發時,警方發現,該組織是由一個戀童癖領導人,對世界末日做出虛假預言而聚集其一大羣“信眾”的。

“原告對谷歌參與或資助這樣一個邪教組織感到震動。”

本月早些時分,勞埃德在媒體上對自己對該邪教浸透谷歌進行了長篇描述,並與《紐約時報》的記者進行了交談,後者通過採訪谷歌業務部門的八名現任和前任員工,證明了很多訴訟指控。
勞埃德説,他於2017年開始在谷歌工作,作為谷歌開發者工作室(GDS)的一分子已工作近5年,為這家科技巨頭的內部團隊製作廣告片和視頻內容。

他説,當他從一個新人徐徐變成資深員工,他緩緩地意識到,他在GDS開發部碰到的很多人,都來自同一個加利福尼亞小鎮,這個鎮子位於谷歌硅谷總部以北180英里的山景城。而且,所有來自這兒的員工都事先加入了一個宗教組織(縮寫為FOF)。
這個邊遠的Oregon House鎮是1250美國人的家園,平日裏看上去沒有什麼波瀾,然而勞埃德説,他覺得非常神奇,在他本部門碰到的25個員工中,有一半來自同一個鎮同一個組織。

勞埃德説,這之後,經過幾個月的調查,他注重到很多外部供給商,如公司活動的餐飲服務商、團隊拓展時的藝人,也來自Oregon House小鎮!

勞埃德説,2018年,他偶爾與一位公司外聘的自由職業者交談,這位自由職業者當天與他們一起協同工作,然後發現,這個看似隨機的“外人”也來自Oregon House附近的小鎮。

勞埃德回憶起這位自由職業者對他説的話:“Oregon House的大房子嘛,可不是一座城鎮哦。這其實是一種宗教崇拜。”

他開始調查到實地考察,研究這位自由職業者的説法,並示意他對自己的發現感到震動。

勞埃德的起訴書説:“當地有一些前“FOF”成員的在線支持小組,幫忙他們處理加入該組織期間所遭受的創傷,以及離開後出現的身心問題。”

這個宗教到底是什麼情景?

在美國雨後春筍般誕生的各種索多瑪主義宗教中,FOF並不是很新,但也不是十分“老資格”……它在加州引人注目的原因在於,所有“小鎮上的人”並沒有住在所謂的小鎮裏。這兒只有兩套建築:修的像白宮一樣的“酒廠”,以及……
華麗的像宮殿一樣的“宿舍”……所有這些雕塑、藝術燈具以及硬裝軟裝據説都是教主大人年輕時建設的。至於資金怎麼來?當然是每個教徒要向教主繳納10%的月收入了。至於那些天天要跟教主一起生存的?就去那個白宮一樣的廠“上班”幫教主賺錢。
這個位於Oregon House的“鎮教合一”的組織,誕生於1970年。由羅伯特·厄爾·伯頓創立,他曾是舊金山灣區的一名中學教師。
他在自己的網站上示意:“從成立之日起,該修會的願景,就始終是設立一個適用的精神組織,並將其提供應任何有愛好從事覺醒精神工作的人。”

提到覺醒,所有保守派人士可能都想到了最近那羣大肆拆雕塑的安提法。可是,這位教主所謂之覺醒並不敵視雕塑,相反,他的華麗宮殿裏有許多雕塑、油畫,雖然表現形式是“古典主義”的,但往往都藏着怪異的性暗示
這個初代教主並沒有逝世,而是活在當地並“做神職”做到了80多歲,他宣稱試圖創建一個以歌劇、芭蕾舞、藝術作品和文學為重點的宗教藝術中央。

他將自己的組織總部設在OH小鎮,並在當地創建了一個酒廠,在那裏,他的信徒們在不學習藝術的情景下,就到廠裏工作,為教主賺錢。現實上,這個鎮子,以至附近的鎮子都已經不存在別的宗教信徒,所有人都只崇拜羅伯特·厄爾·伯頓先生。也就是他們口中的教主大人。
訴訟書稱,谷歌公司以至直接從該組織控制的格蘭特瑪麗酒莊(Grant Marie Winery)購買葡萄酒,這個葡萄園位置就在小鎮旁邊,由OH小鎮精神委員會的一名成員負責經營。也就是説,該宗教的產業,成了谷歌公司的固定供給商,這已經不是中高層治理是邪教成員能比的了。

該組織被告上法庭,是因為它會對其組織的新成員,尤其是年輕男孩進行性虐待。
《紐約時報》獲得的文件顯示,早在1984年,一名該宗教的男成員就提起了訴訟,宣稱加入該組織的年輕男子,包括他自己“受到伯頓教主的暴力和非法性誘惑”。當時的賠償金額高達270多萬美元。

1996年,另一名該宗教的成員,又指控伯頓教主在他未成年時,強行與他發生性行為不端。但由於教主很有錢,所以兩起訴訟均在庭外解決。不就是幾百萬美元嘛?教主賠了就好。
勞埃德宣稱,經過他的調查,一些案件的原告被以虛假的藉口騙到該鎮,然後在孤立無援的情景下遭到性虐待。很多人以至還是未成年男孩。

其他調查人士還示意,該組織強烈反對女性(獲得任何權利),尤其推崇男人和歐洲白人男性(發生關係)。
去年9月,調查記者詹寧斯·布朗發佈了為Spotify製作的六集紀錄片節目,名為《啓示錄》。該啓示錄中記錄了諸多與這個組織相關的案件。

自2018年起,布朗花了三年工夫深刻調查該組織,並記錄了他稱之為“世界末日邪教”的針對諸多男孩的性虐待指控。
勞埃德説,他對谷歌開發部門與FOF的聯繫如此緊密感到震動,治理這個部門的谷歌董事彼得·呂貝爾斯其實是該組織的長期成員,他從荷蘭搬到美國後不久,就加入了該組織。

據《紐約時報》報道,呂貝爾斯向FOF介紹了一位名叫加布·潘內爾的視頻製作人:潘內爾在2015年與教主伯頓合影,被稱為“新生”。

勞埃德的訴訟稱:“呂貝爾斯先生通過在谷歌的鑽營獲得了地位和讚譽,因為他將其他邪教成員直接或間接地放在了谷歌的工資單上。”

呂貝爾斯堅稱,他特別的“宗教信奉”,與他挑選僱用誰無關。但是,他無法解釋,為何他領導的部門,幾乎一半人都是來自OH小鎮的“老鄉”而且都信某種特別的“宗教”…
呂貝爾斯告訴《紐約時報》:“我個人的宗教信奉是一件根深蒂固的私事。”

“在我從事科技行業的所有歲月中,他們從未在招聘中扮演過角色。我始終在施展我的作用,為這種情景引進適合公司的人才,為工作引進適合的供給商。”
起訴書中還提到了一個神奇的“升職現象”,這個莫名被谷歌提拔的人,叫潘內爾。勞埃德記錄中的潘內爾是個品行不端、酗酒成性、情緒失控的不合格員工。通過那位主管面試進公司後,他常常上班喝酒、嗑藥,還對同事進行攻擊。

以至,有一次和勞埃德配合工作時,他是醉醺醺地姍姍來遲,當被問及為何遲到時,他用辦公室的物品砸了同事……
但就這樣一個人,在谷歌混得可好了,從最初外聘轉為兼職、再飛快轉為全職,然後從“製片人”到“高級製片人”,再做到了谷歌“執行製片人”。這個升職過程僅用了6個月工夫。在這樣的大公司,是難以想象的“光速升遷”……

勞埃德發現他做的工作內容和自己一樣,而且還脾氣粗暴不尊重同事,更糟的是常常酗酒、遲到以及和部門內部發生衝突,但這樣的人,升遷如此快,自己提加工資的事兒就被部門領導責難……他“研究”了幾個月,發現,這哥們原來和主管大人共同侍奉着同一個教主。

《華爾街日報》詢問了潘內爾,潘內爾對這家媒體示意:我們谷歌這些被聘用的人,來自“一個信任的朋友和家庭圈子,我和他們的背景都十分合格”。

對此,勞埃德説,由於長期的賞罰不明,他在他本人的職位上,對FOF及其名譽的焦急感到恐慌,他因此被安排去了急診室。

他在法庭文件中説,他擔心自己為谷歌公司製作的文件“可能會以某種方式被用於將資金迴流到FOF邪教中”…

記者問當事人為何以“歧視罪”起訴,勞埃德解釋稱,“我部門的任何人,假如不是來自那個宗教的,都會被視為低人一等,有時以至被視為對抗性的。”

“在谷歌公司內,那些對該組織示意嚴峻關切、批評或質疑的人最終可能會被視為敵人。”

谷歌公司則告訴《紐約時報》,是美國的法律禁止他們在招聘過程中詢問某人的宗教行為。

谷歌發言人科特內·門奇尼在一份申明中説:我們制定了長期的員工和供給商政策,以防止歧視、裙帶關係和利益糾葛,我們對此十分重視。

他説:要求為我們或我們的供給商工作的人,具有特定宗教信奉是違法的,但我們當然會徹底調查這些指控,是否存在任何違規或不正當的合同做法。

“假如我們發現違背政策的證據,我們將採取行動。”

看來谷歌內部的人事環境並不理想,也難怪最近幾年它的業務會快速衰落。至於谷歌始終讓工程師手動設置新聞排名,並有目的性地推廣或限流引擎中的英語新聞的情景,早已經成了“業內規則”。而那個教主老人,假如他暫時不死,估計還能一帆風順,假如死了,這個教派內部肯定是血雨腥風,所以其實起訴失利也沒必要着急……

讚(0)
轉載引用:麻豆TV » 谷歌招邪?員工舉報! Google遭性怪癖的世界末日邪教滲透?主管隻手遮天!

評論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