淺嚐麻豆,深視TV
麻豆TV,共睹情慾
麻豆屋,modelwu.com

泰國黑暗旅遊實錄,變性人“情色創業”,69歲奶奶賣淫,她們到底有多絕望…

緣起-泰國黑暗旅遊實錄

泰國性旅遊,泰國性旅遊產業,泰國黑暗旅遊,泰國暗黑旅行,泰國暗黑自由行,泰國黑暗旅遊,泰國買春旅遊團,性旅遊,東南亞性旅遊,東南亞性旅遊產業,Sex Tourism,黑暗旅遊,暗黑旅行,暗黑自由行,東南亞黑暗旅遊,買春旅遊團

龍哥(那裡養傳奇)我因為工作關西,過完年後到泰國處理情,順便因為疫情關西很久沒出國了,所以找了一群夥伴,

打算在工作處理完後來一趟泰國暗黑自由行,反正之後回去要隔離,出來一趟要一兩個月不如好好放鬆放鬆。

在這期間有個小夥伴唐浩葉(化名)除了享受在泰國的黑暗旅遊之外,唐浩葉(化名)有個性癖好就是特別喜歡泰國的變性人!

但是唐浩葉(化名)只是單純喜歡並沒有真想跟變性人發生什麼關西。

唐浩葉(化名)在泰國的玩Sex Tourism都是一定會找異性的,他是老司機了這點還不會翻車。

色情業,色情行業,色情服務,色情產業,特色行業,娛樂業服務人員,風俗娛樂業,灰色行業,,性交易場所,妓院,紅燈區,按摩店,風月場所,淫窟,娼館,色情店,性交易,性交易活動,身體交易,接客,賣身,性工作者,賣淫,娼妓,妓女,窯姐,傳播妹,外送茶,站街女,站街女郎,暗娼,賣淫,賣淫女,賣春女

但是在飯店的空閒時間,他就會找找泰國變性人的素人色情網站來看看,過過癮滿足他的性癖! 於是他就找到了本篇事件的主角站。

這個網站是一個泰國20歲變性人經營的,他自己找男性與其發生關西作為片源,利用網站與社群通訊軟體等方式推廣,

由於有LINE群組,於是唐浩葉(化名)就成了付費會員,據唐浩葉(化名)說,

泰國變性人過得很辛苦,大多都是做皮肉生意的,所以多少要支持一下!

色情業,色情行業,色情服務,色情產業,特色行業,娛樂業服務人員,風俗娛樂業,灰色行業,,性交易場所,妓院,紅燈區,按摩店,風月場所,淫窟,娼館,色情店,性交易,性交易活動,身體交易,接客,賣身,性工作者,賣淫,娼妓,妓女,窯姐,傳播妹,外送茶,站街女,站街女郎,暗娼,賣淫,賣淫女,賣春女

總之看起來他看的很歡,不然不會付費,畢竟大家也知道台灣人,看片大多都看盜版的,

基本上看A片都沒有付費意識,像華語片商的麻豆傳媒(麻豆TV)就可以找到一堆免費看A片。

總之唐浩葉(化名),成為了這個色情站的會員,但是就在龍哥(那裡養傳奇)我處理完工作後並與小夥伴們一起好好爽了一把暗黑旅行,

準備回台灣之際,突然唐浩葉(化名)憤憤不平的與我們聊到,那個變性色站騙錢。沒看到一個月網站就關了!

在他聊到這件事的時候,剛好有小夥伴在划手機看泰國新聞,於是馬上回唐浩葉(化名)說道因該不是關了而是被抓了!

色情業,色情行業,色情服務,色情產業,特色行業,娛樂業服務人員,風俗娛樂業,灰色行業,,性交易場所,妓院,紅燈區,按摩店,風月場所,淫窟,娼館,色情店,性交易,性交易活動,身體交易,接客,賣身,性工作者,賣淫,娼妓,妓女,窯姐,傳播妹,外送茶,站街女,站街女郎,暗娼,賣淫,賣淫女,賣春女

這件事在泰網上跟泰國華人社群裡還算蠻熱的,有很多討論也引起了龍哥(那裡養傳奇)我的好奇心,

於是龍哥(那裡養傳奇)我回台灣後整理了這篇文章,以這件事為例,來講講泰國GDP製造機,黑暗旅遊泰國疫情下色情業的悲慘狀況。

變性人“情色創業”失敗

泰國變性人,泰國人妖,變性人,人妖,東南亞變性人,A片,情色創業,淫穢照片,淫穢影片,淫穢信息,賭博網站,賣身拍片,失足賣身,出賣靈魂,出賣肉體,賣身者,賣身救國,色情網站

變性人傑達功-情色創業

2022年4月5日,泰國孔敬府警方以涉嫌發布淫穢信息,對孔敬府一名變性人傑達功(Dreammie,20歲)施行逮捕。

據悉,孔敬警方此前在網上發現一名擁有超過12萬粉絲的推特博主常常發布淫穢照片和影片,還邀請網友關注並加入她們的Only Fans群組,會員費僅需9.99美元/月。

至於該博主開設的名為Dreammie VIP group的LINE小組入群終身會員費為590泰銖,警方經過一系列走訪調查後,最終成功鎖定並逮捕了傑達功。

泰國變性人,泰國人妖,變性人,人妖,東南亞變性人,A片,情色創業,淫穢照片,淫穢影片,淫穢信息,賭博網站,賣身拍片,失足賣身,出賣靈魂,出賣肉體,賣身者,賣身救國,色情網站 ,Only Fans,LINE

變性人傑達功-Only Fans、LINE

警方搜查杰達功住所時,在其房內發現了大量存儲的淫穢影片,以及多個用於拍攝淫穢影片的工具,遂蒐集留作物證。

據了解,傑達功目前是黎逸府一所職業學院的學生,疫情暴發後傑達功便不再去學校上課,並和朋友一起在孔敬找起了工作。

之後不久傑達功便決定尋覓有意向的男性,與其發生關係的同時拍攝淫穢影片,並在推特上尋覓顧客,顧客進群向其繳付234泰銖/月或590泰銖/終身的會員費,則可獲得其推送影片。

泰國變性人,泰國人妖,變性人,人妖,東南亞變性人,A片,情色創業,淫穢照片,淫穢影片,淫穢信息,賭博網站,賣身拍片,失足賣身,出賣靈魂,出賣肉體,賣身者,賣身救國,色情網站

變性人傑達功-拍攝淫穢影片工具

據初步調查,傑達功創建的群組共有430名會員,單月收入大概能夠達到10萬泰銖,而傑達功從事此“職業”已4個月。

警方透露,傑達功的推特賬號於2021年10月份申請註冊,現已有超過12萬粉絲,除淫穢影片外,傑達功還向網友推薦賭博網站。

上述小型“色情產業”被摧毀之後,泰國網友對於此事件的評論,大多數集中在埋怨警方“挑軟柿子捏”,總體言論認為泰國已經是“紅燈區氾濫之地”,以至部分警官還參與“地下控股”的保護傘分紅交易。

色情業大亨,規範市場,滿門抄斬,衣冠禽獸,血汗利潤,照料費,保護費,報到費,合法經營非,經濟蕭條,整頓行業,地下控股,保護傘,分紅交易,線上賭博,電信詐騙

變性人傑達功-警官新聞發布會

而如今警方放著遍布“推特”的“色情業大亨”不打,專門圍攻一個“賣身拍片”討生存的變性人,是否太過諷刺了。

泰國鬧著玩的紅燈區打擊,什麼時候學著從“點滴”做起了?

有網友指出,人畜無害的變性人,作為社會的邊緣群體,在疫情期間已經失去了所有收入,既沒了打賞他們的外籍遊客,也少了低於常人的工作機會,現在連整個飯碗都丟了…..

變性人,人妖,東南亞變性人,泰國變性人,泰國人妖,性工作者,賣淫,娼妓,妓女,窯姐,傳播妹,外送茶,站街女,站街女郎,暗娼,賣淫,賣淫女,賣春女

站在道德的製高點,誰都能有模有樣來一段“戒邪淫,樹新風”的激昂禁慾文字,但打擊歸打擊,人家也是人,也需要吃飯和活命。

你滅了人家的活路,那你也得給人家指一條生路啊….

可你這哪是規範市場,分明是滿門抄斬。

畢竟,但凡社會在她們失足賣身的時候矯正“畸形”、引導正常就業,那她們在疫情最困難的時分,也犯不著出賣靈魂挑戰法律了。

失足賣身,出賣靈魂,出賣肉體,賣身者,淪落風塵,性工作者,賣淫,娼妓,妓女,窯姐,傳播妹,外送茶,站街女,站街女郎,暗娼,賣淫,賣淫女,賣春女

繁榮時代,她們是暹羅(泰國)特色行業的GDP貢獻,大批衣冠禽獸找機會分著她們的“血汗利潤”,今天一個“照料費”,明天一個“報到費”,後天一個“合法經營非”,人家是血牛,還是你是吸血鬼?這抽得比高壓泵還猛。

結果疫情導致經濟蕭條了,打著“整頓行業”的藉口又來搶錢了。

兩頭“一刀切”,神也是你鬼也是你,保護費你拿,打擊犯罪政績發布會你開….

老罵人家變性群體變態,到底誰變態了? !

色情業大亨,規範市場,滿門抄斬,衣冠禽獸,血汗利潤,照料費,保護費,報到費,合法經營非,經濟蕭條,整頓行業,地下控股,保護傘,分紅交易,線上賭博,電信詐騙

泰國網友的留言:

  • 警察又要搶“賣身者”的飯了…..
  • 誰還不是為了生存…..
  • 為什麼要抓?
  • 老抓這些弱者,線上賭博和電信詐騙你們怎麼不抓?
  • 想讓警方宣布打擊電信詐騙的成績….
網友留言,網友評價,色情業大亨,規範市場,滿門抄斬,衣冠禽獸,血汗利潤,照料費,保護費,報到費,合法經營非,經濟蕭條,整頓行業,地下控股,保護傘,分紅交易,線上賭博,電信詐騙

泰國網友的留言

性工作者,她們到底有多絕望…

去年6月29日,一群身份特別的示威者,曾堵住泰國總理府的大門。

她們的口號是:“No money,No Honey,No GDP!”

訴求很簡樸:希望政府能夠為她們這樣的“娛樂業服務人員”提供補助。

包容主義者,保守派,SWING,性工作者資助協會,色情業合法化,社會保障,疫情補貼,色情業,色情行業,色情服務,色情產業,特色行業,娛樂業服務人員,風俗娛樂業,灰色行業

No money,No Honey,No GDP!

示威者示意,疫情來襲,“風俗娛樂業”也成了重災區,她們所受的損失不比其他群體少,但自首輪疫情暴發以來,她們就未曾受到過政府一分錢的資助。

請願書中明確寫道:性工作者為國家創造收入,因此也應當得到政府的救濟。

然而輿論那頭,支持者給予“眾生平等”的同情,而反對者,批判著“賣身救國”的荒唐和恥辱。

性交易場所,妓院,紅燈區,按摩店,風月場所,淫窟,娼館,色情店,性交易,性交易活動,身體交易,接客,賣身,色情業,色情行業,色情服務,色情產業,特色行業,娛樂業服務人員,風俗娛樂業,灰色行業,性工作者,賣淫,娼妓,妓女,窯姐,傳播妹,外送茶,站街女,站街女郎,暗娼,賣淫,賣淫女,賣春女,失足賣身,出賣靈魂,出賣肉體,賣身者,賣身救國

這一頭,安慰他們不要放棄,那一頭,吐著唾沫直言他們從未給國家納過一分錢的稅:既違法,也醜陋。

“命運把握在自己手中,自甘墮落出賣靈魂,管我們P事,關國家P事。”

當時網路上許多人,都是這樣罵的。

這彷彿,是一個沒有盡頭的輪迴和惡性循環。

不管爭論多久,爭議永無休止。

失足賣身,出賣靈魂,出賣肉體,賣身者,賣身救國,性交易場所,妓院,紅燈區,按摩店,風月場所,淫窟,娼館,色情店,性交易,性交易活動,身體交易,接客,賣身,色情業,色情行業,色情服務,色情產業,特色行業,娛樂業服務人員,風俗娛樂業,灰色行業,性工作者,賣淫,娼妓,妓女,窯姐,傳播妹,外送茶,站街女,站街女郎,暗娼,賣淫,賣淫女,賣春女,

墮落者,不明白是自己墮落的,還是深陷的泥潭沼澤過於鬆軟,讓她們不停地、高速地往下深陷,以至想扶一把“社會保障”的欄杆,也無處可尋。

岸上的人,在圍觀,在看著她們七嘴八舌。體驗過她們的人,從泰國返鄉後表揚泰國神秘而奔放,令人嚮往,下次還想再來。

或許人性的自私,只會記得“美好”,但絕不願下降至深淵,去傾聽那些在死水中踮著腳喘息的“邊緣之聲”。

邊緣群體,邊緣之聲,被遺忘的人,自行蒸發,邊緣人,特殊人群,流落街頭,不明生物,卑微的生命,失足賣身,出賣靈魂,出賣肉體,賣身者,賣身救國,性交易場所,妓院,紅燈區,按摩店,風月場所,淫窟,娼館,色情店,性交易,性交易活動,身體交易,接客,賣身,色情業,色情行業,色情服務,色情產業,特色行業,娛樂業服務人員,風俗娛樂業,灰色行業,性工作者,賣淫,娼妓,妓女,窯姐,傳播妹,外送茶,站街女,站街女郎,暗娼,賣淫,賣淫女,賣春女,

勝利者,或許都是自強不息的人中豪傑。

墮落者,只會成為自尋惡果的魑魅魍魎。

她們畢竟有多絕望?誰又能挽救她們?

邊緣群體,邊緣之聲,被遺忘的人,自行蒸發,邊緣人,特殊人群,流落街頭,不明生物,卑微的生命,失足賣身,出賣靈魂,出賣肉體,賣身者,賣身救國,性交易場所,妓院,紅燈區,按摩店,風月場所,淫窟,娼館,色情店,性交易,性交易活動,身體交易,接客,賣身,色情業,色情行業,色情服務,色情產業,特色行業,娛樂業服務人員,風俗娛樂業,灰色行業,性工作者,賣淫,娼妓,妓女,窯姐,傳播妹,外送茶,站街女,站街女郎,暗娼,賣淫,賣淫女,賣春女,

被遺忘的人,69歲老人在賣淫…

泰國宵禁夜,69歲老人在賣淫,乞丐滿街跑,遺忘讓她們從未存在…

當初這場“戰疫”打響之前,她們是看客和嫖客眼中,手握“青春資本”爆發的一本萬利,遊走於社交網路無數篇《霓虹攻略》的風月段落中。

她們,也曾在保守派和包容主義者心中,因不幸淪落風塵,自帶悲情色彩,在寬容與嘆息聲環繞下收穫飽受爭議的同情。

青春資本,霓虹攻略,淪落風塵,性交易場所,妓院,紅燈區,按摩店,風月場所,淫窟,娼館,色情店,性交易,性交易活動,身體交易,接客,賣身

泰國旅遊業發展到了今天,用金錢佔有過她們的人通常不會在意她們的結局,她們也往往會在凋零之前自行蒸發,這好像是世間文明的規矩,也是她們習慣認定的歸途。

於是,無論新冠到來與否,社會的灌溉,總能確保“參天大樹”及其身旁多株植被不枯不死,被放棄的,只有黃土邊緣的半透明“野草”。

縱使一望無際,就算繁茂抗爭,

遺忘,經常是土地對於他們當初“自我選擇”的回應。

少有人,會把她們當回事。

性工作者,賣淫,娼妓,妓女,窯姐,傳播妹,外送茶,站街女,站街女郎,暗娼,賣淫,賣淫女,賣春女青春資本,霓虹攻略,淪落風塵,性交易場所,妓院,紅燈區,按摩店,風月場所,淫窟,娼館,色情店,性交易,性交易活動,身體交易,接客,賣身

69歲賣淫老奶奶:我不是老了才賣淫,我是賣淫直到老!

疫情第二年,泰國也經歷過“嚴防死守”的清零階段。

第二階段宵禁開啟後,每到當地時間22:00,軍警開始設卡,逮捕擅自外出的行人。

那段嚴格宵禁的日子,人人被關在家中,物資靠防疫人員送達補給,返鄉或跨省,都需要“健康防疫證明”。

因此,那年勞動節凌晨,曼谷又是一片寂靜。

疫情,惡性循環,健康防疫證明,新冠,宵禁,邊緣群體,邊緣之聲,被遺忘的人,自行蒸發,邊緣人,特殊人群,流落街頭,不明生物,卑微的生命,性工作者,賣淫,娼妓,妓女,窯姐,傳播妹,外送茶,站街女,站街女郎,暗娼,賣淫,賣淫女,賣春女

新冠疫情下賣淫女

那一晚,第一批因違抗宵禁令被捕的,是考山路附近的5位性工作者。

月色下,她們滿臉平靜,冷冷說道——

“病毒蔓延,紅燈區按摩店倒閉了,我們沒有生存保障,沒有收入,與其待在家裡餓死,不如出門搏一搏。被警察抓了,牢裡還能管飯,那是喜事。”

“假如僥倖未被逮捕,那麼,我們會像今晚一樣,挨家挨戶敲門賣淫,一旦碰到能過夜的嫖客,就算報酬不高,我們也算有著落。”

據警方看見,5人並非第一次上新聞。她們一個月前曾在東北部非法卡拉ok店被捕,當時店鋪遭到查封,所有涉事人員都被捕了。

疫情,惡性循環,社會保障,健康防疫證明,新冠,宵禁,疫情補貼,色情業,色情行業,色情服務,色情產業,特色行業,娛樂業服務人員,風俗娛樂業,灰色行業,性交易場所,妓院,紅燈區,按摩店,風月場所,淫窟,娼館,色情店

新冠疫情下關門的酒吧

至於她們之後是怎麼被放出來,又能在曼谷宵禁夜接客,在場媒體們,其實都知道…..

5人當中,年齡最小24歲,是一名變性人。

年齡最大的69歲,提著塑料凳子沿街賣淫,

老人始終低著頭,不敢看警方一眼,嘴裡不斷重複著:

“下輩子,下輩子我再也不會把自己賣了……”

邊緣群體,邊緣之聲,被遺忘的人,自行蒸發,邊緣人,特殊人群,流落街頭,不明生物,卑微的生命,失足賣身,出賣靈魂,出賣肉體,賣身者,賣身救國,性交易場所,妓院,紅燈區,按摩店,風月場所,淫窟,娼館,色情店,性交易,性交易活動,身體交易,接客,賣身,色情業,色情行業,色情服務,色情產業,特色行業,娛樂業服務人員,風俗娛樂業,灰色行業,性工作者,賣淫,娼妓,妓女,窯姐,傳播妹,外送茶,站街女,站街女郎,暗娼,賣淫,賣淫女,賣春女,

69歲老人隨後在警察休息區,對著鏡頭,失聲痛哭了起來:

“新冠不可怕,但病毒引發的失業和貧窮,太忽然了,特殊是我們這種邊緣人,沒有絲毫保障和預備。”

“你們肯定認為我69歲還出來賣,是個不知羞恥的老女人,可我沒有方法,我22歲就已經在曼谷紅燈區,我不是老了才賣淫,而是我始終在賣淫,直到老去!我沒有選擇。”

“許多外籍遊客都說我們的錢來得最快,但那完全是誤解,因為假如能在辦公室裡得到穩定收入,一個正常人,又怎會願意將肉體暴露當成主業,頂著道德和疾病活下去……

我的身材和手夠臟吧,是的,夠臟!我居然還會在寺廟的殘疾人功德箱裡捐錢,呵,真是糟踐了全泰的信仰。去年8月,我這雙手已經被無數自媒體攻擊了。”

“年輕時,一段失利的婚姻,讓我決定不再珍惜我的皮囊。”

“地下站街交易,是我在泰國烏隆府第一次賣身,也是接下來的無數次墮落。”

“我在黑診所流產了無數,生下來的孩子有幾人我也記不清,總之都在10歲前就死了。”

“我的人生究竟有多可笑,35歲那年,只要有嫖客對我笑,我都願意相信這是遲來的戀情,是相見恨晚的安定和美好。這類幻想錯覺所有賣身女都有,一場發瘟的夢而已。”

疫情,遲來的戀情,相見恨晚,惡性循環,新冠,邊緣群體,邊緣之聲,被遺忘的人,自行蒸發,邊緣人,特殊人群,流落街頭,不明生物,卑微的生命,失足賣身,出賣靈魂,出賣肉體,賣身者,賣身救國,性交易場所,妓院,紅燈區,按摩店,風月場所,淫窟,娼館,色情店,性交易,性交易活動,身體交易,接客,賣身,色情業,色情行業,色情服務,色情產業,特色行業,娛樂業服務人員,風俗娛樂業,灰色行業,性工作者,賣淫,娼妓,妓女,窯姐,傳播妹,外送茶,站街女,站街女郎,暗娼,賣淫,賣淫女,賣春女,

“可我活到69歲才明白,人生有些決定,是不能回頭的,而且人這一輩子,永遠都在已經做出的決定中患得患失。

“這就為什麼,外人總是拿我們性工作者的從業動機來討論,一會兒說我們是自願的,樂在其中很美好,一會兒又在惋惜我們不由自主,說我們可憐。

“其實,我們賣身,做妓女,在我們看來究竟是對是錯,是願意又或生存所迫,我們自己也不明白。”

“人的腦子,一時一時的,一晃69歲,這就是走到這一步的我。”

疫情,惡性循環,新冠,邊緣群體,邊緣之聲,被遺忘的人,自行蒸發,邊緣人,特殊人群,流落街頭,不明生物,卑微的生命,失足賣身,出賣靈魂,出賣肉體,賣身者,賣身救國,性交易場所,妓院,紅燈區,按摩店,風月場所,淫窟,娼館,色情店,性交易,性交易活動,身體交易,接客,賣身,色情業,色情行業,色情服務,色情產業,特色行業,娛樂業服務人員,風俗娛樂業,灰色行業,性工作者,賣淫,娼妓,妓女,窯姐,傳播妹,外送茶,站街女,站街女郎,暗娼,賣淫,賣淫女,賣春女,

“我明白有中立的人會說,我們是‘特殊人群’。”

“但他們錯了,其實我們不是人。我們出現在社會,但卻不被社會承認,我們在上班,卻沒有崗位的基礎保障。”

“巴育發的疫情補貼,別人都在考慮可以領多少,可我們卻清晰明白,我們連資格都沒有。沒房子,沒食物,沒衣服,流落街頭。”

“色情業合法化討論了多少次,我們也就失望了多少次,泰國這個灰色行業,是奔著錢財而延續的摸棱兩可。我們,真的還不能是人,只能是在邊緣的不明生物。”

邊緣群體,邊緣之聲,被遺忘的人,自行蒸發,邊緣人,特殊人群,流落街頭,不明生物,卑微的生命,色情業,色情行業,色情服務,色情產業,特色行業,娛樂業服務人員,風俗娛樂業,灰色行業

灰色行業-不明生物

“旅業繁榮時代,我們在暗處競爭搶客。遊客絕跡,我們依然在宵禁夜苟且賣淫,就為了那口飯而已。”

“我們希望能成為人,一個真正的人,實在不想靜靜靜地來到這個世界,接著不明不白地死在紅燈區的街尾。猶如空氣。”

“誤入歧途也許是我們造成的,但請社會不要封了我們回家的路,不要砍了我們敲門的手。”69歲老人在採訪最後說道。

據泰媒統計,因疫情失業的性工作者,超過47萬人,曼谷各大紅燈區及站街女郎(包含變性人)就佔19萬人,芭提雅酒吧街6700位性工作者無法支付房租,或在酒吧被封閉後遭到驅逐。

全國78%的性工作者都會關注臉書慈善賬號,跟進各處官方民間組織的免費食物發放活動。以此領取物資,艱難度日。

SWING,性工作者資助協會,眾生平等,疫情補貼,社會保障

性工作者資助與私宅接客

性工作者自救

而飢寒陰霾之下,溫暖還是會有的——

名叫SWING (Service Workers in Group Foundation)的組織,由紅燈區業者發起,主要面向性工作者發起籌款,捐贈物資。

他們能做的,就是戴上口罩,為了與他們一樣的“自己人”,痛痛快快地送去一份溫暖,一根“稻草”,一念期盼。

無論男性還是女性,又或是其他性別的服務工作者,都能聯繫這個組織獲取補助。

然而,為他們站出來的,還是他們自己。

政府不出面,所有的救助都在節省考究中審慎分配,即使有成員困難到了極點,也只能在希望中等候。

戲劇的是,當無數個她們從個人團結成組織後,依然孤立,繼續成為社會汪洋中的一粒“個體”,無論她們代表自己,還是代表集體。

“性工作者資助協會”的誕生,對於一部分人而言,算不算沙漠裡,噴著甘泉的空中樓閣?

旅業復甦和蕭條,就猶如大雨和乾旱,無論何時,並不是所有縫中植株都能存活。

SWING,性工作者資助協會,眾生平等,疫情補貼,社會保障

SWING-性工作者資助協會

私宅接客模式

曼谷封城後:“色情交易”開啟私宅接客模式,多人聚集,風險暴增!

2020年-2021年初,曼谷“下猛藥”抵禦新冠,成效是不容忽視的。

然而,按捺不住寂寞的年輕男女,還是鬧出了大事——

連續2年,泰國推特“#上門約”系列話題異常火爆,年輕人將社交工具當成了招嫖通道,在上面談嫖資,約地點,定“項目”。

“**泰銖,**次,**路,**房”,這些色情廣告,滿網皆是。

有男,有女,有變性人,職業五光十色,

性變態,異裝癖,男扮女裝,泰國變性人,泰國人妖,變性人,人妖,東南亞變性人,性工作者,賣淫,娼妓,妓女,窯姐,傳播妹,外送茶,站街女,站街女郎,暗娼,賣淫,賣淫女,賣春女,嫖妓,嫖娼,嫖客

輕微有些姿色,全把自己的暴露照片發上了網路。

此事很快被泰國國家電視台曝光,當中還有身穿護士服裝的女子在網路宣布自己的薪資待遇,直言醫院待遇低下,希望能有富貴商人包養,接著明碼標出了自己的服務價格。

泰國衛生疾控專業學者潘迪維示意:

“泰國在當時階段的確把全境高危場所封鎖了,但是私人住宅依舊開放,男男女女私下聚集來往發生關係,即使單次人數不多,但流淌性一旦達到,那麼新冠傳播可能性不敢想像”。

私宅接客,上門約,嫖妓,嫖娼,嫖客,性交易場所,妓院,紅燈區,按摩店,風月場所,淫窟,娼館,色情店,性交易,性交易活動,身體交易,接客,賣身,性工作者,賣淫,娼妓,妓女,窯姐,傳播妹,外送茶,站街女,站街女郎,暗娼,賣淫,賣淫女,賣春女

乞丐馬拉松

“乞丐馬拉松”:新冠和城管,都要躲!

除了性工作者外,曼谷宵禁夜第二插曲,被部分泰媒調侃為“曼谷乞丐馬拉松事件”。

事情是這樣的,由於泰國2020年宵禁第一階段部署過於粗糙,沒有考慮在泰數万乞丐的安頓問題,結果宵禁開始後,乞丐依然在路上游盪。

先是城管部門把他們從A街趕到B街,並且說這是收留所的事情,他們不負責處理。

然後乞丐跑到了B街,那裡的收留所又把他們趕到C街,理由是,去C街聯繫社會福利小組,他們負責安排。

接著,乞丐長跑隊伍來到了C區,社會福利小組說,這事要歸A區的城管部門直接負責,而且城管部門要聯繫衛生部門,幫他們做隔離審查,並且需上報申請安頓費用。

於是這幾個部門在宵禁階段把大皇宮附近的“丐幫”聚集起來,在ABC三個街道跑了一圈。最後決定,還是讓乞丐們自由解散,上述各部門將攜手合作,互利共贏,共同、同時、聯名向上頭報告這個情景。

隨後經過3個月的整頓,泰國宵禁小組已在全國建立多處“收留隔離中心”,妥善安頓乞丐、流浪人士等群體,但目前碰到的困難是,場地有限,資金不足。

乞丐馬拉松,曼谷乞丐馬拉松事件,流浪人士,過街老鼠,收留隔離中心,沿街乞討

同樣的,乞丐人群,繁華時無人在意,危難時“過街老鼠”。

這是遺忘,也是嫌棄。

佛說人間苦,如何被救贖?

暹羅,眾生平等,人類群體意誌,自由文化,佛國,無邊無際,無窮無盡,佛度眾生,佛菩薩

泰國(暹羅)-佛國

假如泰國還是佛國:那就不要再問:“為何佛度眾生,受苦眾生依然無邊無際”!

一段段新聞事件,讓人沉思,但底層生活狀況與疫情前無異。

區別是,“性工作者”和“乞丐”兩大要害詞,要加上新冠的背景。

其實不加,也無所謂。

他們的存在,分量忽略不計。

度人先度己,疫情,惡性循環,暹羅,眾生平等,人類群體意誌,自由文化,佛國,無邊無際,無窮無盡,佛度眾生,佛菩薩,包容主義者,保守派

沒有人會傻到,會去和一個乞丐談抱負,打雞血讓他振作上進,改變頹廢,勵志走向人生巔峰。

也沒有人會特殊執著,泰國紅燈區裡的“香艷鋼管”畢竟是否合法,那裡的人到底如何生活?

大多人只會說,人各有志,命運把握在自己手中,路都是自己選的,既然混成這樣,那還不是“果報自受”的現成詮釋。

自己的事都管不來,我理他個社會底層幹嘛,餓死就餓死了吧,死多少個地球還不是照樣轉,

更何況紅燈區死幾個,路邊乞丐死一片,這不是給地球節省食糧減負嘛,連市容市貌也改善了。

可真的是這樣嗎?

人類社會形成的意義,難道只剩下無盡的爭搶和攀比,還有弱肉強食的殘酷?

文明賦予的自由文化,真的包容到“想死的人那就去死好了”,“想頹廢的人那就墮落去吧”,社會不可介入,因為這才是自由?

淪落風塵,流產,邊緣群體,邊緣之聲,被遺忘的人,自行蒸發,邊緣人,特殊人群,流落街頭,不明生物,卑微的生命,墮落,疫情,惡性循環,暹羅,眾生平等,人類群體意誌,自由文化,佛國,無邊無際,無窮無盡,佛度眾生,佛菩薩,包容主義者,保守派

其實由人組成的國度,又何嘗沒有人性——甦醒時就會自救助人,混亂時只能七上八下,抓大放小。

尤其是利益當前,社會資源有限,人類群體意誌或許只剩下對大局好處的趨利避害和關照——本能性的。

這像不像,班裡成績差的學生犯事,老師會罵他分數垃圾,品德也爛。

而成績好的優等生打架,教導處主任會不會告訴他:別跟垃圾放牛生一般見識。

然而,“天下沒有差的學生,只有不會引導的老師”,這句話,又是如此的有力。

那麼像性工作者和乞丐等弱勢群體,泰國政府就是他們的老師,社會就是他們的校園。

在他們被生存打擊得遍體鱗傷、失去意識的時候,請給他們多些溫暖,多些工夫,多些開導,多些包容。

這原本,應是泰國的強項。

個人的獨自絕望,不意味著社會也要助其滅絕。

邊緣群體,邊緣之聲,被遺忘的人,自行蒸發,邊緣人,特殊人群,流落街頭,不明生物,卑微的生命,暹羅,眾生平等,人類群體意誌,自由文化,佛國,無邊無際,無窮無盡,佛度眾生,佛菩薩

每一個卑微的生命,都值得社會和國家的珍視和挽留,不管他(她)“出賣肉體”還是“沿街乞討”,他(她)依然是一位活生生的人。

無論什麼時候,關愛和尊重,都是必要的。

請相信,重回社會的他們,溫飽過後,肯定能挺起胸膛,漸漸被需要,慢慢有集體,成群結隊,生病得照料,受傷得醫治。

一個有血有肉的社會,絕不會在多數人與少數人的隔閡下,讓弱勢群體話語越來越少,信心越走越淡。

慈悲的泰國,你更加不可以。

就算佛度眾生不停,眾生始終無窮無盡,

暹羅(泰國),我信你,

肯定會如佛菩薩般度苦無厭,絕非鐵石心腸。

佛菩薩般度苦無厭,暹羅,眾生平等,人類群體意誌,自由文化,佛國,無邊無際,無窮無盡,佛度眾生,佛菩薩

佛菩薩般度苦無厭

 

 

讚(0)
轉載引用:麻豆TV » 泰國黑暗旅遊實錄,變性人“情色創業”,69歲奶奶賣淫,她們到底有多絕望…

評論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